甲州万里茂万里望‧不产花生产橡胶‧苦熬数十年换安稳

作者: / / 时间:2020-07-25 / / 浏览量: 360次

甲州万里茂万里望‧不产花生产橡胶‧苦熬数十年换安稳提起马六甲万里茂的“身世”,不得不提她“易名变身”的始末,以及她“孕育滋养”的名人才俊。早年,霹州甲州各有一个万里望,前者盛产花生,后者盛产橡胶。为了区别两者,后者最终易名为万里茂,并渐渐从橡胶园坵转型成小型工业区。这是当地人介绍万里茂时不得不提的一段典故。近年,万里茂子民廖中莱先后登上卫生部长及马华署理总会长二高职一事,让当地子民与有荣焉。这是当地人介绍当地名人时,不得不提的一个名字。马六甲,一直是个很独特的地方,这里的峇峇娘惹文化见证了明朝时期中国人与马来人通婚的史蹟、部份建筑叙述着过去沦为殖民地的悲哀。这里,曾经是大马早期一个很重要的贸易港口,吸引了中国、中东、印度等地的贸易商前来进行买卖。除了广为人知的马六甲市区,州内其实有不少值得介绍的小镇,其中距离市区约22公里的万里茂,最近便佔尽各大报章的版位。相较于鸡场街一带,这里显得再平凡不过,纵然一样四周有商店、住宅区、园坵,但若非一场突如其来的补选,或许全国人民很少会注意到这个地方。补选导致房屋租金高涨一场补选,确实让原本宁静的小镇顿时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当大家的目光都往这里投时,大小人物纷纷往这里涌来,一时之间,整个小镇都热闹起来。对平民百姓来说,更重要的是,这里的房屋租金“突飞猛进”,有者在一个月内赚入了几个月的房租,使那些有房出租的市民笑开怀。万里茂,国文名称为Merlimau。甲首长莫哈末阿里为了这场补选,在淡小动土仪式上,讲了一个无法验证真假的故事。淡小重建动土礼时,正值农曆新年。首长应景地说,新年时期,年柑很多,年柑又是各族喜爱的水果,大家就“Marilimau, marilimau”的叫,最后就成了Merlimau,这是首长对Merli mau的注解,是真是假,无从考究。不过,当地过去的中文名称,其实并非万里茂,而是与霹雳州的万里望(Menglembu)同名。儘管马来名称不相同,但这两个位于不同州属的小镇,确实曾经採用同一中文地名,只是,位于马六甲州的万里望,并没有像霹雳州的万里望那样盛产花生,早期只有橡胶园。老一辈的人,不是刻苦做着小生意养妻活儿,就是到园坵里割胶维生。那个年代的小孩,多数没有机会受太多教育,小学毕业或未毕业,小当家们就必须进入园坵里,以劳力协助长辈们挣钱养家。宽大胸怀‧接纳两种称呼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宛如许多地区的发展一样,这里的前辈们熬过一段贫苦的日子,才终于迎来后人安定的生活,年轻一代也有更多读书机会。到目前为止,还是有人以旧名称唤这个地方,街道上的一些商店或社团组织,在挂上招牌时也会随自家喜好採用中文地名。那此地的正确地名到底是万里茂还是万里望?不用伤脑筋,两种叫法都行,当地人以宽大的胸怀,接纳这两种称呼。在这里生于斯,长于斯的长辈郑荣华说,这里是先有万里望,后来才有万里茂。“地名的叫法改变,也没甚幺渊源,只是因为要与盛产花生的霹雳州万里望有所区别,避免混淆大家,所以后来才改叫万里茂。”工业发展蓬勃留住年轻人75岁老居民郑荣华说,早期的万里茂是个甘榜,周遭是橡胶林,当地的华裔有者从事小生意,有的从事割胶,而大型园坵都由英国人来管理。如今的万里茂,有饼乾厂、手提袋厂、食品厂等,工业活动注入小镇后,让朴素的万里茂产生了一番新气象。“不同于国内大部份的新村现状,这里的年轻人外流情况不多,因为开始工业发展后,这里也需要人才。”由于当年大型园坵都由英国人管理,当地有多个园坵目前都是森那美公司辖下的种植业。只不过,曾经处处可见的橡胶园如今正逐渐减少中,许多橡胶园在翻种时,都改种市场需求更高的油棕。“小时候家里穷,我十多岁就出来割胶,没法子继续学业。”郑荣华回首前尘往事时无奈地说,从前万里茂被开发的地方不多,除了现在的市镇,华人也住在园坵里。不过,经过岁月的洗礼,万里茂这个小地方,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脚步渐渐蜕变。到现在,这里不但拥有工业区、技术学校、大学、图书馆、综合诊疗所等,新建的花园住宅区也越来越多,人口自然随之增加。而小时候靠割胶帮补家用的郑荣华,也从当年的穷小子,变成今日拥有了木材厂事业的生意人,算是典型的华人拚博精神代表之一。要求拨款改善华小设施提起万里茂名人,当地人必定会直呼现任卫生部长廖中莱的名字,因为他的老家正是在万里茂。老居民郑荣华说,逢年过节,廖中莱也一定会返回老家与亲友团圆,并与朋友同学聚会。盼能兴建停车场“廖中莱也是万里茂华小的校友。其实,万里茂华小还有许多硬体设备需改善,桌椅都旧了、图书馆的橱柜也需要换了、电脑设备也需提昇,我们趁副首相日前到访学校时,曾向他提呈备忘录,要求329万令吉的拨款,副首相当时表明会回去研究。”他说,村里的人一直都希望把学校办好,学校目前没有室内运动场,也没有停车场,因此,校方希望把校旁的一块空地买下来,兴建一座停车场,方便地方上的居民在学校办活动时,有个泊车处。昔日教师今日党要卫生部长兼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是万里茂华小的校友,马六甲马华妇女组主席江雪霞则曾是万里茂华小的老师,而且该校还是她首次执教鞭时服务的学校。当时,江雪霞负责教导音乐、华文及数学科目,月薪只有160令吉。谈到曾在万里茂华小任教的日子,江雪霞说,她是于1958年至1963年间在这间小学教书,踏入该校开始执教时,她才19岁。当年住在市区的她,是年轻又摩登的老师,每天早上6点半,她就打扮得漂漂亮亮,踩着高跟鞋搭巴士去学校,如此来回了6年。“小地方的人情味很重,过年过节,家长喜欢送鸡蛋或自製的糕点给我,家长的热情,让我心灵上感到很满足。”她说,当年的学生与家长非常纯朴,学生远远看到老师,要鞠躬行礼,老师的话犹如圣旨,必会服从。学生对老师说话,也要轻声有礼,家长不会因为老师体罚学生而到校兴师问罪。感动镇上人情味不变更令江雪霞感到窝心的是,补选期间,她回到了这个曾经陪伴她走过青涩岁月的小镇,没想到事隔多年,那些曾经教过的学生一见到她,依然“江老师、江老师”的称呼她,令她非常感动。“我的学生当中,包括詹玉兰,她在柔佛州曾代表行动党竞选州议席。另外还有卜志坚校长,他退休后在晨钟夜学教书。”儘管镇上的人情味不变,但江雪霞感慨地说,当她再次回到万里茂时,身边景物依旧在,无奈岁月催人,有些学生都已相继逝世了。没有冯宝君的Batu Gajah除了旧名称与霹雳州的万里望同名外,在万里茂选区内,还有一个地方也与霹雳州的Batu Gajah(华都牙也)同名,不过这个地方却不是行动党国会议员冯宝君的Batu Gajah。这幺看来,万里茂选区与霹雳州的确颇有缘份,凑巧出了两个“同名同姓”却完全不相干的地方。而且,万里茂这个小镇,也不像霹雳州万里望那样多传统美食。外地人若来到这个地方,想要寻找地方风味美食,问起当地人,他们也难以列出来介绍,可见当地人还是比较务实且勤奋地工作,对于食物,他们但求得以果腹温饱就足够了。【热点新闻:甲州万里茂补选】/副刊‧报导:陈淑婷‧2011.03.05



上一篇: 下一篇: